官能焦虑:是生理还是心病?

焦虑症患者除 了有惊恐和焦虑等感受外,亦有不少躯体性症状,如头晕、头痛、呼吸困难、胃痛、肠胃问题、胸口作闷等等。有时候,患者会侧重这些躯体症状,而较少为意那些 心理症状。在治疗时,针对焦虑的药物会发挥很大的成效,但有时候却未必有「十成功力」。这些时候,如果让心理治疗发挥作用打开心窗,结果便能事半功倍。

雄纠纠的亚飞有著健硕的身型,看他充满活力地执行消防员的工作,实在难以想象他会有健康问题。事实上,在过往的一年,亚飞经常感到胸口翳闷,有时候甚至有强烈想作呕的感觉,亦会同时感到想窒息、呼吸有困难,好像被人勒著颈一样。最麻烦的是,有三几次因为他感到那份作呕和窒息的感觉实在太过强烈,令他担心自己会有生命危险,所以虽然事发时他是身在消防局,他也被逼召唤了救护车。最糟糕的是,当他到了急症室见过了医生,却又甚么问题也验不出来,让他尴尬不已。

一轮测试仍无答案

为了这些徵状,亚飞实在也花了不少精力和资源去访寻各区。但是无论是心脏科、肠胃科、胸肺科,经过了一轮检查和测试后,医生都告诉他甚么问题都找不到。在这年多,亚飞已尝过照胃镜、照肠镜、脑扫描、磁力共振、正电子扫描、心脏踏板运动测试,甚至心导管检查,而这所有都验不到任何答案,但他却继续经常出现作呕、心翳和窒息感觉。久而久之,亚飞亦开始感到无助和焦虑了。

最后,医生认为亚飞可能患上「官能焦虑症」,便转介了给精神科专科医生。当时,亚飞实在抗拒这样的转介。无论怎样,他都不觉得自己患上了精神病。也许如此,亚飞在精神科医生面前,起初也没有太主动地交代病情。但是,精神科医生跟他谈了一会儿,亦渐渐带出他一些焦虑症的症状。原来这些年头,他经常无缘无故地感到很惊慌,有时候也突然间感到心跳加速;另一些时候,他又会患上失眠,或是睡到半夜易被恶梦吓醒。以上种种症状,亚飞都甚少和别人提及,却倾向侧重自己有作呕和窒息的问题。

心理治疗打开心窗

无论如何,精神科医生处方了新类型的抗抑郁剂(SNRI)及对抗焦虑症的药物,亚飞亦没顾虑地照服了。果然,约一个月后,他大幅地减少了那份作呕和窒息的感觉,但却仍不时容易惊慌,觉得自己睡得不好,和被恶梦吓醒。亚飞为此和精神科医生再探讨「未断尾」的成因。亚飞自问家庭和睦,和同事关系良好,工作表现亦佳,实在想不出有些甚么「心结」。直至有一次,亚飞和精神科医生谈及一次在火场中见同袍受伤的经历,过后心里好像有点舒缓。没多久,他亦大幅减少了被「焦虑」和「失眠」所困了。

「焦虑症」简单说是有生理和心理的成因。患者除了有惊恐和焦虑等感受外,亦有不少躯体性症状,如头晕、头痛、呼吸困难、胃痛、肠胃问题、胸口作闷等等。有时候,患者会侧重这些躯体症状,而较少为意那些心理症状。在治疗时,针对焦虑的药物会发挥很大的成效,但有时候却未必有「十成功力」。这些时候,如果让心理治疗发挥作用打开心窗,结果便能事半功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