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能焦慮:是生理還是心病?

焦慮症患者除 了有驚恐和焦慮等感受外,亦有不少軀體性症狀,如頭暈、頭痛、呼吸困難、胃痛、腸胃問題、胸口作悶等等。有時候,患者會側重這些軀體症狀,而較少為意那些 心理症狀。在治療時,針對焦慮的藥物會發揮很大的成效,但有時候卻未必有「十成功力」。這些時候,如果讓心理治療發揮作用打開心窗,結果便能事半功倍。

雄糾糾的亞飛有著健碩的身型,看他充滿活力地執行消防員的工作,實在難以想象他會有健康問題。事實上,在過往的一年,亞飛經常感到胸口翳悶,有時候甚至有強烈想作嘔的感覺,亦會同時感到想窒息、呼吸有困難,好像被人勒著頸一樣。最麻煩的是,有三幾次因為他感到那份作嘔和窒息的感覺實在太過強烈,令他擔心自己會有生命危險,所以雖然事發時他是身在消防局,他也被逼召喚了救護車。最糟糕的是,當他到了急症室見過了醫生,卻又甚麼問題也驗不出來,讓他尷尬不已。

一輪測試仍無答案

為了這些徵狀,亞飛實在也花了不少精力和資源去訪尋各區。但是無論是心臟科、腸胃科、胸肺科,經過了一輪檢查和測試後,醫生都告訴他甚麼問題都找不到。在這年多,亞飛已嘗過照胃鏡、照腸鏡、腦掃描、磁力共振、正電子掃描、心臟踏板運動測試,甚至心導管檢查,而這所有都驗不到任何答案,但他卻繼續經常出現作嘔、心翳和窒息感覺。久而久之,亞飛亦開始感到無助和焦慮了。

最後,醫生認為亞飛可能患上「官能焦慮症」,便轉介了給精神科專科醫生。當時,亞飛實在抗拒這樣的轉介。無論怎樣,他都不覺得自己患上了精神病。也許如此,亞飛在精神科醫生面前,起初也沒有太主動地交代病情。但是,精神科醫生跟他談了一會兒,亦漸漸帶出他一些焦慮症的症狀。原來這些年頭,他經常無緣無故地感到很驚慌,有時候也突然間感到心跳加速;另一些時候,他又會患上失眠,或是睡到半夜易被惡夢嚇醒。以上種種症狀,亞飛都甚少和別人提及,卻傾向側重自己有作嘔和窒息的問題。

心理治療打開心窗

無論如何,精神科醫生處方了新類型的抗抑鬱劑(SNRI)及對抗焦慮症的藥物,亞飛亦沒顧慮地照服了。果然,約一個月後,他大幅地減少了那份作嘔和窒息的感覺,但卻仍不時容易驚慌,覺得自己睡得不好,和被惡夢嚇醒。亞飛為此和精神科醫生再探討「未斷尾」的成因。亞飛自問家庭和睦,和同事關係良好,工作表現亦佳,實在想不出有些甚麼「心結」。直至有一次,亞飛和精神科醫生談及一次在火場中見同袍受傷的經歷,過後心裡好像有點舒緩。沒多久,他亦大幅減少了被「焦慮」和「失眠」所困了。

「焦慮症」簡單說是有生理和心理的成因。患者除了有驚恐和焦慮等感受外,亦有不少軀體性症狀,如頭暈、頭痛、呼吸困難、胃痛、腸胃問題、胸口作悶等等。有時候,患者會側重這些軀體症狀,而較少為意那些心理症狀。在治療時,針對焦慮的藥物會發揮很大的成效,但有時候卻未必有「十成功力」。這些時候,如果讓心理治療發揮作用打開心窗,結果便能事半功倍。